当前在线人数1589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梦里花落知多少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感觉自己越来越渣了,咋整……
[版面:梦里花落知多少][首篇作者:jingke] , 2018年11月08日07:45:52 ,169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jingke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jingke (), 信区: Dreamer
标  题: 感觉自己越来越渣了,咋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Nov  8 07:45:52 2018, 美东)

忽而,要要立冬了,走在路上,手也不知觉冷了起来。

天空阴沉着,仿佛一场大雪就要降临。

天也黑得愈发早了,傍晚,邢台沉浸在一片霓虹和私家车红色的尾灯中,等斑马线的行
人,嘴边也开始显出哈气。

我总是走在路上,却从不知要去哪里,所以也常常被途中的风物所引诱,驻足。而和我
同路的其他人,似乎都有着明确的方向的目的地,上班或者下班,买菜或者遛狗……

何不归故里,我说我喜欢小城,喜欢小城的低调、安静。

当年文问我以后要去哪里,我果断的回答要留在邢台,接着文问我为什么,我说这里已
经留下了这么多美好的回忆,何必要离去。那时说这话时我还颇有点“曾经沧海难为水
”的意味,事到如今,却没曾想当初会一语成谶,且别管到底是不是因为当初的缘由了。

三星手机有来电进入的时候,总是会静默片刻,紧接着是呼吸灯和按键指示灯亮起,然
后再约一两秒钟,手机屏幕才会正式进入来电的状态,号码、归属地,接听或者拒接,
同时响起的还有那首耳熟能详的《over the horizon》。

今天我收到了到两起电话,一起是营销电话,电话里问我之前是否注册了公司,公司的
税务等可已有会所负责,我一边谢绝暂不需要这方面服务,一边想着工商局定是内外勾
结把客户的信息全部卖了。

另一起电话就着实让我有些意外了。中国电信,号码归属地河北邢台,印象里,毕业时
只有超在用着的邢台电信的号码。

我拿起电话,还是一如既往地:“喂,你好”。

嘈杂的环境里我并没有听清楚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只好又重复了一次“你好”。

“是小可吗,是我,小可”。

这次我听得清清楚楚,电话里那熟悉、关切的声音,正是HX,我们班级大学时期的导员
,同时也是我们煤化工专业课的课程老师,H老师。

没曾想,毕业两年,铁打的专业流水的学生,何老师竟然还记得我,她的电话更是让我
感到意外又惊喜。

我大约知晓,H是云南人,最后在大连完成学业生涯,2014年初随先生来到邢台,入职
邢台学院,如今算来,到邢台也有将近5年了。在我们三年级的时候她诞下千金,不久
前我曾在她的qq动态里见过,她梳着小辫的女儿,坐在超市的购物车上,很是漂亮可爱。

H问了我的近况,我本以为是有什么事情,她说就是想起了我,遂打电话来问问,问我
是否还在写作,问我何时从国企离职的,待遇如何,问我是否还是一个人。后来又谈及
一些其他的话题,H也说,梦想总是应该坚持的,不在乎实现的有多晚,我深深地明白
她的意思。

通话时间来到了第8分种,我们互道再见,我向来习惯对方先按下结束键,可H却迟迟没
有结束通话,最后我按下“结束通话”,通话时间被定格在8分15秒。

当我已经坐在去往新世纪广场方向在1路公交车时,我突然想到要去官网看一眼H的简历
,确切的说,我突然想知道H的年月,当看到1989年的字眼时,我的心在那一瞬间便释
然了,可紧接着却又是一阵莫名的感伤,雪姐不也正是89年的吗。

我和雪姐已有三年多未见,最后一次联系上也是在16年初。雪姐,雪姐,我在心底默念
着,走了,都走了,时如白驹过隙,同学走了,连学弟学妹们也都毕业走了,留我自己
在这座孤独地小城里,小城里一切都好、如故,可你们却相继离开,真是千古悠悠,过
客匆匆,潮起又潮落。

失联,一如既往地失联,我知道雪姐是在故意躲着我,只是不知道雪姐是否还在邢台,
是否已经结婚,我仍然记得雪姐当初留下一句“我没有结婚,也不会结婚”。雪姐曾入
职旭阳化工,在质管部化验室一待就是三年,然后辞职;毕业后我也去了旭阳,和雪姐
之前的同事待在一起,在脱硫塔下、在风机房、在中控室聊起雪姐,算来,那大概是我
离雪姐最近的一段时光。

我近日愈来愈时常的想,如果雪姐还在,如果我们能常出来走走,可哪里有那么多如果
。H倒是在电话里说起,让我有时间就回来看看,一起吃吃饭聊聊天。钢铁路,中兴街
,世纪城,第三届光明书香节,邢台传统文化论坛,梧桐院子,这所有的所有,交叉成
一个时代,而被被这时代落下的,就只剩下雪姐和我。

天空继续阴沉着,仿佛一场大雪就要来临。

“我叫赵雪,是我姥姥给我起的名字,因为我出生那天下雪了”。

盼望着,盼望着,盼望着今年的初雪快些降临。

我们赶上了最后一趟,吱吱呀呀的绿皮火车,铁轨磨损破旧,旅途遥遥无期,信誓旦旦
的人半途而废,我们的目的地——待考。

2018.11.06

于邢台

祝自己生日快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7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梦里花落知多少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