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405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羡鱼老友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获诺奖、赢官司,人生大放异彩
作者:JPXU2251
发表时间:2021-11-29
更新时间:2021-11-29
浏览:5365次
评论:0篇
地址:2600:8800:171d:b000:.
::: 栏目 :::
诗词对联
药学研究
健康生活
游记随笔
人生感悟
怀旧相思
科学里程碑
著作奖项

获诺奖、赢官司,人生大放异彩

近期,2018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日本京都大学本庶佑教授,以和解的
方式赢得了一场关键的专利索赔诉讼,为自己及学校带来了超过2.4亿美元的收
益。
其中4380万美元归于本庶佑本人,另外2.01亿美元则由败诉方小野制药公司为
本庶佑建立一个以他命名的纪念基金会——“小野药品・本庶佑纪念研究基金”,
基金会将隶属于京都大学,以支持该校的基础科学研究。


为何本庶佑最终赢得诉讼?关键在于他手握原创这一无可否认的事实。
故事还得从上世纪90年代末说起。
1992年,本庶佑鉴定出了PD-1分子,他根本没想到这是一个日后大方光彩的明
星靶点。因而为了开辟肿瘤治疗的新天地,本庶佑将此就授权给了日本小野制
药公司。由于本庶佑那时没有经费去申请专利,于是就委托给小野制药公司帮
忙申请专利。
直到1999年才弄清FD-1相关免疫阻碍机制。Opdivo的开发过程再三波折,合作
伙伴小野制药一度怀疑他的思路有问题,医疗界的反应也颇为冷淡。
2005年,小野制药公司与美国制药公司Medarex联合基于PD-1靶点开发出抗癌
药物Opdivo。
2009年,百时美施贵宝 (BMS) 以24亿美元的价格将Medarex收购,于是小野
制药开始与百时美施贵宝联合开发Opdivo取得了成果,并享受Opdivo的部分收
益,根据协议小野制药日后可以享受Opdivo在美国4%的收益,以及全球其它地
方15%的收益。
在百时美施贵宝的开发下, Opdivo成为了首个基于PD-1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药物。临床研究结果2013年刊登在美国的《科学》杂志上,并顺利获得了美国
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的批准。Science 杂志将肿瘤免疫治疗称为年度
最重要的科学突破。
2014年,日本政府批准Opdivo为癌症免疫疗法新药。——从发现到临床,再到应
用、获得官方认可,一共耗费了22年。据知,日本新药研发成功率约为三万分
之一,平均每研发一种新药约需2000亿日元。
Opdivo不仅在黑色素瘤上表现抢眼,在其它肿瘤领域也大获成功。与此同时,
默克制药公司基于同一靶点的免疫抑制剂药物Keytruda也在开发中,但比
Opdivo的临床进展要慢一点。他们共同掀起了研制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的高潮。
这两个药物在商业上大获成功。仅2019年Opdivo就卖了80.6亿美元,而小野制
药也在2017财年中从中共获11.5亿美元的收益。
PD-1的发现者本庶佑和这个领域的先驱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 (一个基
于CTLA-4免疫检查点药物开发的主要推动者) 共获得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
学奖。
PD-1的巨大成功,恐怕连本庶佑本人绝对没有想到,否则当年就不会拱手将
PD-1的专利给小野制药公司 (几乎免费)。
本庶佑获诺奖后,对当初将专利白给小野制药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本庶佑觉得
当年的授权费太低,于是就起诉小野制药,需要从PD-1巨大的利润回报中得到
本应属于自己的收益。
本庶佑的诉求是,让小野制药从Opdivo药物销售中获得利益的1%给予自己,从
而能凸显他当年在发现PD-1上扮演的关键角色。
从2019年开始,本庶佑找律师捍卫自己的利益。2006年,他曾与小野制药签署
了一份合同,概述了双方之间如何分配收入。然而,2011年,本庶佑看到了
PD-1的临床进展越来越好,显示了作为一个重磅药物的潜力。他试图重新谈判
当初的协议条款,声称这些条款不公平,但双方之间的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最近,这场诉讼算是走向了一个令双方满意的结果,以和解收场。小野制药要
给本庶佑大笔的费用,还联合建立一个基金会,资助京都大学的基础科学。
本庶佑通过他的律师表示,“我们达成了一个我感到满意的解决方案。我想用我
们从公司收回的资金来支持基础研究”。
本庶佑的故事,显示了原创技术的贵重价值。


近期,2018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得主、日本京都大学本庶佑教授,以和解的
方式赢得了一场关键的专利索赔诉讼,为自己及学校带来了超过2.4亿美元的收
益。

其中4380万美元归于本庶佑本人,另外2.01亿美元则由败诉方小野制药公司为
本庶佑建立一个以他命名的纪念基金会——“小野药品・本庶佑纪念研究基金”,
基金会将隶属于京都大学,以支持该校的基础科学研究。


为何本庶佑最终赢得诉讼?关键在于他手握原创这一无可否认的事实。
故事还得从上世纪90年代末说起。

1992年,本庶佑鉴定出了PD-1分子,他根本没想到这是一个日后大方光彩的明
星靶点。因而为了开辟肿瘤治疗的新天地,本庶佑将此就授权给了日本小野制
药公司。由于本庶佑那时没有经费去申请专利,于是就委托给小野制药公司帮
忙申请专利。

直到1999年才弄清FD-1相关免疫阻碍机制。Opdivo的开发过程再三波折,合作
伙伴小野制药一度怀疑他的思路有问题,医疗界的反应也颇为冷淡。
2005年,小野制药公司与美国制药公司Medarex联合基于PD-1靶点开发出抗癌
药物Opdivo。

2009年,百时美施贵宝 (BMS) 以24亿美元的价格将Medarex收购,于是小野
制药开始与百时美施贵宝联合开发Opdivo取得了成果,并享受Opdivo的部分收
益,根据协议小野制药日后可以享受Opdivo在美国4%的收益,以及全球其它地
方15%的收益。

在百时美施贵宝的开发下, Opdivo成为了首个基于PD-1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药物。临床研究结果2013年刊登在美国的《科学》杂志上,并顺利获得了美国
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FDA) 的批准。Science 杂志将肿瘤免疫治疗称为年度
最重要的科学突破。

2014年,日本政府批准Opdivo为癌症免疫疗法新药。——从发现到临床,再到应
用、获得官方认可,一共耗费了22年。据知,日本新药研发成功率约为三万分
之一,平均每研发一种新药约需2000亿日元。

Opdivo不仅在黑色素瘤上表现抢眼,在其它肿瘤领域也大获成功。与此同时,
默克制药公司基于同一靶点的免疫抑制剂药物Keytruda也在开发中,但比
Opdivo的临床进展要慢一点。他们共同掀起了研制肿瘤免疫治疗药物的高潮。
这两个药物在商业上大获成功。仅2019年Opdivo就卖了80.6亿美元,而小野制
药也在2017财年中从中共获11.5亿美元的收益。

PD-1的发现者本庶佑和这个领域的先驱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 (一个基
于CTLA-4免疫检查点药物开发的主要推动者) 共获得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
学奖。

PD-1的巨大成功,恐怕连本庶佑本人绝对没有想到,否则当年就不会拱手将
PD-1的专利给小野制药公司 (几乎免费)。

本庶佑获诺奖后,对当初将专利白给小野制药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本庶佑觉得
当年的授权费太低,于是就起诉小野制药,需要从PD-1巨大的利润回报中得到
本应属于自己的收益。

本庶佑的诉求是,让小野制药从Opdivo药物销售中获得利益的1%给予自己,从
而能凸显他当年在发现PD-1上扮演的关键角色。

从2019年开始,本庶佑找律师捍卫自己的利益。2006年,他曾与小野制药签署
了一份合同,概述了双方之间如何分配收入。然而,2011年,本庶佑看到了
PD-1的临床进展越来越好,显示了作为一个重磅药物的潜力。他试图重新谈判
当初的协议条款,声称这些条款不公平,但双方之间的问题根本没有解决。

最近,这场诉讼算是走向了一个令双方满意的结果,以和解收场。小野制药要
给本庶佑大笔的费用,还联合建立一个基金会,资助京都大学的基础科学。

本庶佑通过他的律师表示,“我们达成了一个我感到满意的解决方案。我想用我
们从公司收回的资金来支持基础研究”。

本庶佑的故事,显示了原创技术的贵重价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PXU2251写信]  [羡鱼老友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