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742
首页 - 博客首页 - 五国十六城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慕容铁柱与欧阳翠花
作者:country5
发表时间:2019-04-18
更新时间:2019-05-03
浏览:3654次
评论:0篇
地址:98.
::: 栏目 :::

慕容铁柱与欧阳翠花
坐标:普林斯顿,北京。


妻子对我最经常的抱怨,就是我和外人没话讲。
每次参加聚会归来,都要重复一次。
可我能说什么呢?
熟人们谈房价走势,股票行情,孩子才艺班,哪家华人超市的菜新鲜,等等等
等,我彻底没了开口的心情,只能沉默。

海峰也不是健谈的人,但和屈媛就有说不完的话,还特别喜欢抬杠。
一次屈媛翻着武侠小说感慨,复姓的人名字听起来有深度,例如慕容复,欧阳
锋,西门吹雪什么的。
海峰就接上一句,你叫个欧阳翠花试试。
大笑之余,屈媛回敬他一个慕容铁柱。

海峰当时在新东方补英语,学校里经常有各种各样的讲座。有的讲师挂着长长一串
头衔,听起来很唬人。
海峰就被唬了一回,还邀请了我们三个。没想到是个讲成功学的,主要目的是推销
书籍。海峰脸皮薄,买了一本。
一起在餐馆吃晚饭时候,不小心洒了一点汤汁在上面,海峰顺手就把书扔进了餐桌
下的垃圾桶。

屈媛说,你丧失了一个成功的机会,这可是大师的书。
海峰说,谁听他胡扯,好像自宫了就可以写史记。
屈媛认真地说,自宫不行,要想写史记,你得象司马迁一样,非自愿地被宫了才
行。不过,你可以试试练习葵花宝典。
我和她笑得喷饭,屈媛却是一本正经,好像在探讨一个严肃的问题。

有一个周末,我们四个照常一起度过。海峰在她家里翻看她父亲的藏书,找到一本
油画图集。里面有一幅法王路易十四的画像,也可能是路易十五,记不清了。
国王戴着假发,披着类似床罩的东西,露出穿着紧身裤的腿,还穿着高跟鞋。
屈媛在旁边看到了,就大叫,这不就是一个变态吗。
她说,爸爸给她说过,高跟鞋本来是为了男人骑马方便发明的。

说到高跟鞋,我突然想起了DEBBIE。自从认识了她,我其实很少想到DEBBIE了。
DEBBIE个子和沈平差不多,比我矮一些,但在女人中算是高的了。第一次在大排档
碰面,她应该是穿着高跟鞋,甚至给我一种身高上的压迫感。

自从DEBBIE和沈平确定了关系,我们再碰面的时候,她从来没有穿过高跟鞋,这样
和沈平走在一起就不会显得突兀。
DEBBIE是个很幽默的人,可惜,因为语言的关系,沈平和我有时领会得很慢。
记得一次沈平从香港回来,告诉我他和DEBBIE去看了一场钢琴演奏会,女钢琴家上
围特别丰满,又穿了特别低胸的礼服,演奏时候身体动作幅度又特别之大,给人波
涛汹涌之感。散场之后,DEBBIE说道, She is the breast pianist I’ve
ever seen. (这是我见过最大胸的钢琴家)。
沈平却听成了, She is the best pianist I’ve ever seen. 于是沈平说,水
平算是可以吧,不过也没有那么好吧。
DEBBIE重复了几遍,沈平也没有反应过来。最后DEBBIE写了出来,沈平才恍然大
悟,笑得前仰后合。

我也大笑,不过笑得多少有点勉强,隐隐得感觉不好。
DEBBIE之后,我再没有对外国女人动过心,即使是再长居海外之后。我无法想象,
听懂一个笑话都这么费劲,夫妻之间将来如何交流。


她们两个女医生多少还是有点职业病,洁癖。在外面吃饭是没有办法,而且
有“过火为净”的心理安慰,但是她们都特别讨厌电影厅,因为绒布面的椅子无
法清洁。
后来我才知道,曾经有一次,屈媛在电影厅的椅子夹缝里发现了一个用过的避
孕套,从此有了心理阴影。

我每次回广州,如果有时间,就会去外语学院边上的商业街,买一大堆打口碟
带回北京,周末在她家里看电影消遣。
现在很多人已经不知道这个东西,当年网络的速度还很慢,上网看电影很难而
且画质很差。
于是就有了一种特殊的生意,欧洲卖不出去的各种音乐CD和电影DVD,都是用机
器打个孔,然后送垃圾回收站。有欧洲的聪明人就发现了商机,只需要把机器
打孔的力度调小一点,那么就只是包装盒受损,而里面的碟片仍是可以工作
的。
这种打口碟片大量流入了中国,我早年看的欧洲电影,基本都来自这里。

一个周末,我们四个人窝在她家里看波兰人拍的法国国旗三部曲。电影很吸
引,中午我们只下了挂面就赶紧继续。看完已经到了晚上,就出去一起吃饭。
屈媛总结说,欧洲人真乱,这蓝白红三部电影,总结下就是,寡妇得知亡夫生
前出轨而解脱悲痛寻求第二春,阳痿男设计陷害嫌弃他的前妻,偷窥狂怪老头
和年轻美丽模特搞暧昧。

旁边桌子上的几个人循声望过来,我和她都有些尴尬,海峰大为叹服,一个劲
跨屈媛总结得妙。

我是听人说过学医的人比较开放,她倒是没有给我这个感觉,但是这一点在屈媛身
上表现得尤其明显。
我也陪她去参加过一个她们医生圈子的饭局,我和她自然坐在一起,屈媛和我
们隔了几个位置,身边有一个看起来很猥琐的男人,屈媛称他”大师兄”,似乎
是同一个博士导师门下的。
那天我空着肚子被医生们灌了几杯酒,于是变得昏昏然,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不
敏感了。

大师兄开始讲很露骨的黄色笑话,在座的除了我都是医生,大家似乎也没觉得
有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师兄就把胳膊放在屈媛颈后,开始搂抱。然后就
有别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批评大师兄,不应该对师妹揩油。

大师兄似醉非醉,继续装疯卖傻。
屈媛倒是面不改色,讲起她大学时候最喜欢解剖课,她详细描述了解剖男性生
殖器官的过程,精确到血管的位置。
大师兄立即萎靡了,直到饭局结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ountry5写信]  [五国十六城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