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066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秋雨中的西雅图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20-01-29
更新时间:2020-01-29
浏览:2251次
评论:0篇
地址:2607:b400:6:1000:6d9.
::: 栏目 :::

秋雨中的西雅图

文/劳柯

来西雅图出差,今天空出半天的时间可以出去转转,可惜天公不作美,天亮的时候稀稀拉拉地下去了小雨,但是我还是决定出去走走,看看雨中的西雅图也好。

我住的宾馆有些陈旧。昨天刚刚入住的时候,前台的服务员已经提醒过我。她说宾馆的电梯是老旧的电梯,电梯到了以后要乘客自己把门拉开。昨天我已经坐过两次,每走一层电梯都会嘎嘎地响,我第二次坐的时候总担心电梯会突然停下来把我关在里面。

所以今天下来我决定走楼梯。楼梯还不错,水泥结构,走在上面没有嘎嘎地声音,感觉心里踏实了不少。

并不是西雅图市中心的宾馆都这么陈旧,高档的宾馆到处都是。我们开会的宾馆并不算高档,每天晚上也要三百美元。我住在这里一则是因为房间便宜,二则离我开会的宾馆只要一刻钟的走路,三则这样我可以强迫锻炼。当然最重要的是第一个原因,高档的宾馆我也住不起啊。

在美国,大多数宾馆都会提供出借雨伞的服务。今天的前台是个亚洲人模样的老太太,我对她说明来意,她就去储藏室里给我找雨伞。过了一会,她出来说这里的雨伞都被顾客借完了,让我到对面宾馆去借。我感到不解,问:“我不住那里,他们能借给我吗?”她说:“可以,他们如果还有伞的话。”

我就走进街对面的宾馆,我很惊奇地发现这里的前台竟然是昨天帮我办理入住的那个满脸都是雀斑的小姑娘。我记得她,因为她昨天帮我调了一个很好的房价,而且给我详细地介绍了宾馆附近的亚洲餐馆。她也记得我,她开玩笑说她有两份工作,一天在这里工作,一天在对面我入住的宾馆工作。然后她解释说她在开玩笑,这两个宾馆虽然叫不同的名字,但是同一个老板,工作人员也都是同一拨人。

我说明了来意,她就给我一把伞,告诉我说用完以后还到我入住的宾馆前台就可以了。

走出宾馆的大厅顺着路我往左一看,海似乎就在眼前。其实海离我还有点距离,只是因为宾馆处在高处,感觉很近的样子。西雅图的市中心到处都是高楼,有的高耸入云,我现在位置高,感觉上这些高耸入云的楼就在我的脚下。

我顺着路朝海的方向走。雨还在下,淅淅沥沥地。路面有些破旧,到处都是因为久远而裂开的缝隙,不过路面很干净,除了一些来不及打扫的树叶,基本看不到任何其他垃圾。

刚刚上午九点钟,睡在街道两边的无家可归者们还都没有“起床”。有的人在睡袋里,睡袋表面已经湿了,睡觉者也浑然不觉;有的就干脆躺在硬地上,身上也没有盖什么东被子或者毯子,或者本来是盖的,睡香了就把被子蹬到一边去了,雨水打在他们的身上,我感觉到很冷。快到海边的时候,我看有个人已经“起床”了,在逗自己狗玩。

美国很多城市都有很多无家可归者,但是每次到西雅图,感觉这里的无家可归者特别的多。

可能是因为太早或者下雨的原因,海边除了早上锻炼的人和还没有起床的无家可归者外,其他游客很少。路的两边一边是层层叠叠的高楼大厦,一边是低矮但建筑别致的餐馆和小店。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这条路上,时不时地看看在雨中朦胧的海,远处的小岛和海上来回穿梭的船只。

我突然听到的打鼓声。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一个年轻人,带者一个毛线帽,跨在一个大鼓上,穿了一个T恤衫正用手掌在卖力地打鼓,鼓发出节奏感强烈的声音。他面前放着一个盒子,里面稀稀拉拉的有些零钱。虽然没有人在他面前停留,但他看上去非常的卖力,对路过的我笑了笑。

我接着往前走,又看到一个亚洲人模样的大叔闭着眼睛在路边拉二胡。二胡声悲怆,合着细细的秋雨声,让人伤感。我驻足听了一会,那人也不看我,继续闭着眼睛拉,他似乎在陶醉,又似乎不过是例行地拉罢了。我拿出钱包,才想起我钱包里没有一分钱。

前方不远处是个码头,一艘游轮刚刚靠岸,那里也很快热闹了起来。各式旅游归来的人,提着大包小包,或高兴或疲惫,但是他们心里可能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终于可以回家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冒出了很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在路边打着牌子吸引刚刚下船的人。不过很多司机应该是失望的,因为我看了一会大部分旅客都乘坐邮轮公司提供的摆渡车离开。

我费了好大劲才走过那个路段。过了那个码头,路上又恢复了平静。几个中国人从我边上路过,我听到他们在用中文抱怨这该死的天气,使得他们哪里都去不了。

再往前走是个奥林匹克公园。在公园的入口出有个巨大的人头的雕塑,乳白色的。雕塑的眼睛是闭着的,嘴角带着微笑,似乎是在听海风,或者在自我陶醉。公园在个小山丘上,我拾级而上,到了台阶的尽头,迎面是个很长的玻璃墙,玻璃墙的对面是黑石头做的雕塑,有方有长,看是杂乱无章地排列在那里。玻璃墙边站了一个人,穿个羽绒服,用帽子遮住了头和脸,腰往前弓。他一动不动,看上去是睡着了。

我拿出手机想拍几张雕塑的像,那人突然大笑起来,继而是哭。我闻到远处饭馆飘过来的香味,感觉肚子有些饿,我才想起来我早饭没有吃。我看看那位时而哭时而笑的人和那些经过他身边跑步的人,我心里在想:他们有没有吃早饭呢。

我就开始往回走,当我再次路过码头时候,人明显少了很多,有些出租车司机没有拉到客人,还在不甘心地等着。我想这里每天都一样,因为每天都有游轮回来。如果真要找出什么不一样,就是只有旅客不一样罢了。

路边卖艺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打鼓的,拉琴的,边拉边唱的,一个接着一个,全不顾那淅淅沥沥的雨。

我路过跨越五号州际公路天桥的时候,站在天桥的人行道上往下看了看。五号公路上各种车辆川流不息,我突然很想知道这些人在忙什么,他们又为什么这么忙。我正沉思着,突然听到“喵”的一声,我低头一看,发现我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只流浪猫,可能刚刚路过的车辆把水溅到它的身上,它吓了一跳,叫了一声。

我蹲下身,和猫猫四目相对,我问它:你知道人为啥要活着吗?猫猫用无助的眼神看我一眼,走了。我想它应该不知道,世上也没有人知道。

只有天知道答案,但愿西雅图的冬天不冷。

2019年9月22号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ros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