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01
移民专栏首页 -> 移民新闻 -> 文章
[加拿大]加拿大边境被曝重大管理漏洞!要被遣返的人有福了?
作者:cnews   来源:移民新闻   发文时间: 2019年10月21日 04:39:38
编者按:每一年都有上百万人来到加拿大工作、学习和旅游,还有上万人来加拿大寻求政治庇护。

当他们VISA过期或者难民申请被拒时,他们本应该离开的,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这样照做了。

目前,加拿大一共发布了48,000份涉嫌违反移民法的通缉令。根据加拿大边境管理局(CBSA)的说法,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是需要被遣送的“黑户”。

但是这些数字只是冰山一角。

据Global News10月18日的报道披露,由于找不到人,加拿大边境局这些年一直在悄悄地取消了很多通缉令,其中包括那些被拒绝难民申请需要遣返的人,甚至有些人还不确定是否已经离开了加拿大,也被取消了通缉令。

更有甚者,媒体发现加拿大边境局甚至不会记录到底取消了多少通缉令,尤其是那些下落不明的被通缉者。

而造成这一切现状的原因都是因为:加拿大边境管理局(CBSA)根本无法追踪乘坐飞机离境的这些人,他们只能确定从陆地离境的人的身份。无论政府还是边境管理局都不能确定有多少人正在滞留加拿大境内。

官员接到的指令是:“处理掉”旧档案

前任边境局官员,现任的卡尔加里皇山大学教授Kelly Sundberg向媒体透露说,加拿大其实早在2003年CBSA建立之前就已经着手开始销毁这些通缉令。

他说,他在本世纪初仍担任边境管理局职务时,曾被派遣加入阿尔伯塔省Lethbridge的一个工作组,这个工作组的任务就是取消系统中存在5年以上的所有旧通缉令。

据他介绍,取消一个通缉令需要遵循几个步骤:给被通缉者的亲属打电话;上网调查别国的犯罪和入境记录来判断被通缉者是否已经离开加拿大。

但是Sundberg教授说,这个过程完全依赖非事实依据的个人判断,因此失误率极高。

并且,如果被通缉者没有犯罪记录或者对国家安全不构成威胁,他和他的同僚就根本不需要确定这个人在哪里直接就可以取消他的通缉令。

“这简直太不合规矩了,我们本不应该这么做,”Sundberg教授说。

吊诡的是,官方说取消通缉令的门槛“很高”

加拿大公共安全和应急预警部的官员Scott Bardsle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声称:非法滞留人员通缉令的取消门槛很高的。

他和CBSA均表示,在涉及国家安全威胁、侵犯人权、战争罪或犯罪的情况下,包括某人涉嫌犯罪的情况下,如果某人的位置不明,则不能取消通缉令。

在取消通缉令之前,CBSA会考虑在加拿大被通缉而未被发现的时间,以及通缉人员的年龄。Bardsley说,现有CBSA通缉令平均长达10年左右。

CBSA发言人丽贝卡·珀迪(Rebecca Purdy)表示:“在个别情况下,即使无法确认某人已离开加拿大,也可能会取消移民通缉令。”

“ CBSA官员必须在用尽所有线索寻找证人之前进行尽职调查。”

Purdy说,此过程可能包括在某人的最后一个露过面的已知地址进行亲自上门调查,以及努力核实通缉犯是否已与其他政府机构取得联系。

但是CBSA无法查询有多少通缉令在尚未找到人的情况下就被取消了,因为其数据库当初设计的时候没有考虑跟踪此类信息。

CBSA发言人阿什利·莱米尔(Ashley Lemire)向媒体表示:“尽管该机构确实掌握了有关取消移民通缉令原因的信息,但我们无法为您提供这些信息,因为这将涉及对案件的实际文件进行审查。”

根据莱米尔说,CBSA在2018年取消了1,300多个移民通缉令。目前尚不清楚这些被取消的通缉令是否是针对那些仍然在加拿大境内但未被CBSA发现的人的。

不清楚问题的严重程度

Sundberg教授说,最大的问题不是CBSA取消逮捕令,而是政府“不知道”这种情况发生了多少次,或者有多少人没有合法身份留在该国。

他说,在难民申请失败的情况下,相对容易知道某人何时逾期了许可证,因为他们与移民官员保持定期联系,这些联系包括听证,出庭和预定的飞行安排。

但是,对于持访问签证到加拿大的这些人——即使他们需要签证——也无法让政府知道他们可能逾期滞留。

Sundberg教授说,从执法和移民角度看,这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Bardsley坚称,没有合法身份很难在加拿大生活,但他承认,不知道某人何时离开加拿大说明加拿大移民管理制度有漏洞。

解决的办法就是C-21法案

造成这种不确定性的一个原因是,被命令离开加拿大的人们通常是在没有通知执法人员的情况下自愿这样做的,即使强制要求他们必须在离开前向CBSA办理登记手续。

Bardsley说,这就是政府在12月通过C-21法案的原因之一。该法案赋予CBSA法律授权,以跟踪出境人士信息并审查离开加拿大的人员的机票行程单。

“这样我们就不用浪费人力物力去查那些已经离开的人了。”

但是Bardsley也承认,虽然这个新系统应该在2020年中期之前就能开始使用,但它无法帮助CBSA追踪那些已经没有合法身份却依然滞留加拿大的人。

“黑户”怕见光,反而更守法

从安全角度来看,Sundberg和Bardsley都表示,CBSA取消逮捕令的方式并不会对社会构成风险。

多伦多约克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卢恩·戈德林(Luin Goldring)表示,对居住在美国的非法移民的研究一直显示,与公民或永久居民相比,他们犯罪的可能性较小——部分原因是没有合法身份的人担心被驱逐出境。

尽管如此,目前对加拿大没有合法身份的人数仍缺乏精确的统计,Goldring估计这部分人数在20万至50万之间。

Goldring说,这里不仅仅包括难民申请失败的人还包括一些访客。

在过去的十年中,临时进入加拿大的人数远远超过了永久进入加拿大的人数。她说,这包括数百万临时工和国际学生。

Goldring说,这些“下层阶级”在打工时一旦临时许可证过期就极有可能“处于不受法律保护的地位”。

但她认为这些人不应受到惩罚。她说,取而代之的是,政府应该找到方法来“规范”任何其他遵守法律的居民的移民身份。

Goldring说,政府于7月启动了一项计划,该计划可以为大多伦多地区的500名“失去身份的”建筑工人提供永久居民身份,这是一个可行的例子。

皇后大学法学教授谢里·艾肯(Sharry Aiken)说,为这些唯一的犯罪行为是逾期滞留签证的人找到永久居留的途径,可能比追踪并驱逐他们的花费还少。

她说:“我们不能仅从执法的角度看问题。” “把人赶出去很烧钱。”

Aiken说,加拿大人还需要研究问题的影响范围。

她指出,耶鲁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美国无证移民人数超过2200万。Aiken说,即使对加拿大非法滞留人口的上限估计是准确的,但相比之下,加拿大面临的问题却微不足道。

她说:“我不太担心。” “因为人们要么走了,要么他们为加拿大经济做出了贡献,反正他们总会被抓住的。”

[快速返回]
赞助链接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mitbbs.com)- since 1996